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MooMoo's Recipe - 台灣MAMAMOO應援站

查看: 1018|回復: 7

[WheeByul] 那個做死的一題6CP系列- 03_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0328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28 11: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jingwolf 於 2019-3-28 17:37 編輯

電梯:

01_相擁入眠(本篇)
02_一起外出購物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01_相擁入眠

#wheebyul

丁輝人特別討厭他們星咖啡廳的老闆。

除了油膩、到處逗弄女客人以外,她最受不了的,就是老闆總是獻寶般的帶著一個個漂亮的女孩子坐上吧台,讓自己做咖啡,然後由她滔滔不絕的解釋。

這麼會講,自己來做啊。


忿忿不平的丁輝人,果然在切果雕時劃傷了自己的手,那口子似乎有點深,鮮血直冒。

然後就被文老闆那比翻書還快的嚴肅臉給趕回家了。


----------

丁輝人按著傷口,也沒多在意地往家裡方向走,直到站在公寓樓下才發現這下可好,自己沒帶鑰匙,想打給室友又發現手機沒電了。

掂掂口袋裡的錢,只夠給自己買ok蹦。


也罷,就ok蹦吧。


走出藥房,丁輝人漫無目的的在小區裡隨意走著,沒電的手機讓她享受了好久沒有體驗到的自由生活。


想想平時,

除了三五天才會打來一次的老家,丁輝人最常接到的電話,就是老闆文星伊。


「輝人啊,店裡豆子沒了,可以請你幫我載兩包嗎?之後請你吃飯。」

「輝人啊,今天我有個蛋糕研習要去,可以請你幫我收店嗎?幫你帶蛋糕回來。」

「輝人啊,吃飯了沒啊?我在店裡開發新菜色,來當白老鼠吧。」

「輝人啊,今天小江請假,可以麻煩妳代班嗎?我知道你今天沒課。」


輝人啊,輝人啊,輝人啊......


除了睡覺時間以外,幾乎所有時間都被呼來喚去的結果,輝人的收入有時甚至還加薪加到超過了一些身為小主管的朋友。

這也是輝人一直沒有離開興咖啡館的其中一個理由。



一直陰著的天落下了第一滴雨,


隨後兩滴,三滴,沒多久整個地面都已經被雨水打溼了,也包含站在沒有遮蔽物的公園裡發呆的輝人。

以前就讀藝術系的輝人,就這樣感性爆棚的站在雨裡,那黏不牢的ok蹦早已被雨水浸得沒了黏性。


掌心的血珠混著雨水,成了詭異的淡粉紅落在地面。

她就這樣失神的看了好一陣子,直到自己的視線裡出現了一隻蒼白骨感的手,扯住了自己的胳膊。


「丁輝人,你搞什麼?」

文星伊的聲音有些顫抖,輝人分不出來她到底是因為冷,還是因為生氣。

但她能確定的是,文星伊一定生氣了,因為除了面試,她從來沒叫過自己的全名。


----------------

丁輝人被強行帶回了星咖啡館的二樓,也就是文星伊的住所。

拉起窗簾,開了暖爐,文星伊找了條大毯子嚴嚴實實的包住了丁輝人,「我先幫你換藥,晚點再找衣服給你換。」

丟了話,又從沙發下翻出了一大盒醫藥箱,取出碘酒和棉花棒,消毒水和紗布等等的東西擱在桌上。

拉過了輝人的手細細檢查,然後消毒水猛的就倒了下去。

「斯------------!」丁輝人一個吃痛,想抽手才發現手腕被文星伊死死的固定著。

「不是很能撐?」文星伊的語調平板,看起泡已經消得差不多了,拿過紗布擦乾,又倒了一次。

這次丁輝人繃緊了全身,不敢再縮,也不想示弱。

終於撐過了最痛苦的時刻,上好碘酒,包紮結束後,

電,停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原本還算溫暖的房子漸漸變的冰冷,就算兩人已經換了衣服,那一身淋濕的寒氣還是凍得丁輝人直打哆嗦。

她咬緊了牙關,一個人縮成了球。

「...這麼能撐,是要幹嘛呢?」

本來坐在另一端蓋著另一條毯子的文星伊嘆了口氣,把自己的毯子也蓋在丁輝人身上後鑽進了大毯子裡,從正面實實抱住了一直哆嗦的對方。

「明天過後裡面學的,說是這樣會比較溫暖。」

「......」盯著文星伊的雙眼,丁輝人好像有點知道自己到底在不爽文星伊什麼了。


她希望文星伊那雙星空邊清澈的眼眸,倒映的是自己的影子。


「睡吧,睡一覺電就來了。」

文星伊沒有讓他再繼續看下去,將輝人的頭按上了自己的頸窩。

洗衣粉的淡淡香味讓丁輝人很快有了睡意,


她覺得自己剛剛應該是想多了,

這應該,是吊橋效應*吧。

*在吊橋上,由於危險的情境,人們會不自覺地心跳加快,錯把由這種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為對方使自己心動,才產生的生理反應,故而對對方滋生出愛情的情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1 17:24 | 顯示全部樓層
02.一起外出購物

#wheebyul


丁輝人似乎,開始有一點點,沒那麼討厭他們星咖啡館的老闆了。

迷迷濛濛的睜開雙眼時,那張白的有些過分的小臉,近的失焦。

櫻花般的唇色,綻放在自己眼前。



好想畫畫看啊。

丁輝人久違的想起了被自己鎖進老家地下室的大木箱裡的顏料。



也是陰陰冷冷的雨天,也是慘慘戚戚的黑夜。

丁輝人將一管管顏料壓平放好,收進了她新買的木盒中。

原本的包裝她早丟了,那時的她很自信自己這輩子不會放下畫筆。


就像她以為的,那人永遠不會離開自己一樣。



記憶中的她,有著與自己成對的另一邊酒窩,一頭長髮照著彩虹的漸層順序,每隔幾個禮拜就換著染。


他們是白天和黑夜,

丁輝人文靜聽話;那個她奔放不羈。

丁輝人努力積極;那個她天賦異稟。

丁輝人乖巧懂事;那個她瘋癲痴狂。

唯一接近的時刻,只有那那短暫的黃昏。


“你畫圖很好看”

那日猛然的出聲,讓丁輝人嚇掉了畫筆。

“我這麼可怕?”那個她笑著,丁輝人第一次注意到她有酒窩。

不會。

丁輝人這樣回應。


之後,白天總會故意晚些下山;黑夜則會悄悄的提早醒來。


繾綣交疊,無懼倫常。

黑了又白,白了又灰,

最終,白日已在黑夜裡沈淪,

而原本的黑夜卻在一夕間永遠的離開了。


沒人知道白日與黑夜原來如此靠近,

只是在白日的身旁嘻笑著黑夜的離開。


有人說,終於換她被男人甩受不了了;

有人說,她做黑的得病了;

有人說,她被舊情人報復了;

有人說,她太騷被人姦殺了。


終於,揮出拳頭的那一刻,白日不復存在。


那晚,左臉包了一大片紗布的丁輝人站上了與黑夜相同的高度,距離地面大約15尺。

陰陰的雨打溼了臉,模糊了視線。


丁輝人好想知道,

在黑夜從高處躍下時,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當黑違反混色定律被染成完全的猩紅時,

她的回憶中有沒有自己。


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從來沒搞懂過黑夜。


“我好想當個咖啡師。”

那個她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喜歡就留下來自己做啊。


丁輝人握緊了滿是ok蹦與碘酒的拳頭,眼淚不爭氣的落下。

之後,丁輝人將收拾好的畫具全都鎖進了地下室,休了學,去了大城市,幾經輾轉進了文老闆的店,就一直到了現在。



還在不著邊際的回憶著過往,文星伊的雙眼已經張開了。


「...我有這麼好看?」文星伊的聲音啞啞的,還帶了點笑意。




「...你安靜。」丁輝人皺眉,她覺得文星伊只要一開口就會很毀氣氛。


文星伊也不惱,就在那昏昏滅滅的燭台火光中給丁輝人看個夠。

沒過很久,輝人閉起眼,看來是告個段落了,嘴角勾起的弧度柔柔軟軟的,讓文星伊有些想抬手去戳那深深的酒窩。


好在她最後關頭忍住,為了丁輝人好像喜歡的,這種靜謐得有點凝滯的氣氛。


丁輝人套著自己的深灰色長衫,小小的身板讓原本寬鬆的衣服更顯得大了不少。

文星伊撐著頭,恣意地欣賞著丁輝人的五官。



她很早就發現丁輝人的膚質非常好了。

是在一次他們倆騎著小綿羊,一前一後辛苦的把一袋袋的咖啡豆運回咖啡廳門口時,發現到的。

剛下車的文星伊,正想帥氣的扛起放在腳踏板處的咖啡豆,卻發現腰上一陣酸爽,手抱著還擱在踏板上的咖啡豆遲遲出不了力。


這,估計是閃到腰了。

這時,另一雙手抓住了另一頭的麻布袋,腕部的青筋淡淡的,十分性感。

文星伊抬起頭,正對上了丁輝人那距離沒幾公分的臉,光滑的肌膚細緻的看不見毛孔,因為出力而抿起的唇加深了單邊酒窩。


膚質好的讓她想摸。



——————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睡著,只知道醒來時電已經來了。

緩緩起身,眼前是丁輝人抱著膝蓋坐在落地窗旁的背影。

文星伊起身沖了兩杯咖啡,給了丁輝人一杯後,自己坐上了旁邊的扶手椅。

丁輝人喝了一口,瞬間不敢相信的看向文星伊,「你喝三合一!?」

堅持手沖咖啡的星咖啡館,老闆私下喝的居然是化工三合一咖啡,這真的震驚到了已是咖啡師傅的丁輝人。


「嗯,三合一。」


文星伊不痛不癢的,繼續喝著她手中那杯。

「喝起來,是什麼味道?」


「化工味。」丁輝人沒好氣的回應,但還是禮貌性的把那杯她認定的偽咖啡喝完,趕緊裝了杯水洗滌自己的味覺。


誰知,才一入口,就嚇到吐了出來。

這真的是水嗎?那甜的要死的味道是怎麼回事?


「抱歉,那是我在喝的。」文星伊打開濾水器裝了一杯純水給輝人。

丁輝人連著被驚嚇了兩次,只敢先伸舌頭舔舔看,這回總算是真的能喝的東西了。


文星伊沒事般的喝完了丁輝人倒出的那杯,自嘲的笑了。

「我,沒有味覺。」



不是天生就沒有的,只是出了點事。

所以她食用所有過量的調味,也許有天可以重新刺激自己的味覺。


文星伊只丟下這樣的解釋,就轉身去洗澡了。

盯著那早就關起的浴室門好一陣子,丁輝人起身關掉了燈。


黑暗使她自在,至少在她心裡堵得慌的時候,這樣會讓她好過點。


她又開始不喜歡文星伊了,不過更多的卻是對自己的厭惡。

混帳,這種事不早說。

我這樣不就跟那些傷害黑夜的人沒兩樣了嗎?



像是賠罪,丁輝人燒滾了水,又沖了一杯三合一。



「...不是不喜歡嗎?」

洗完澡走出來,文星伊還擦著頭髮呢,就被那重新回來的黑暗以及沙發上端著冒煙三合一的輝人弄矇圈了。

明明廁所燈是亮的,應該沒停電吧。

「那個...請過來坐吧。」丁輝人看著文星伊,有些彆扭的說。


在黑夜裡一個人慣了,丁輝人試著努力讓她為數不多的搭話不那麼尷尬且有禮貌。

「嗯。」文星伊頭上蓋著毛巾,在一旁落座,一雙大長腿白白細細的很引人注目。


丁輝人湊近咖啡,聞了下,喝了一口,含在口中一會兒後嚥下。

「嗯...剛入口的奶味很重,之後就是一種...調和的咖啡味,像咖啡糖一樣的味道,吞下後會有粉泡製品黏上口腔壁上粘膜的黏稠感。」

很仔細的感受後,丁輝人又吹涼喝了一大口,把臉頰腮的鼓鼓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咽。

「嗯...」那皺起的眉,看得文星伊也跟著皺起眉頭。

「那種甜勁後的酸澀感和極度想喝水的感覺實在揮之不去,就像整個喉部的水分都被吸乾了一樣。」丁輝人伸手在喉前用指尖畫出了一個圓圈的範圍。


「能...感覺到嗎,味道。」看向文星伊也跟著摸上自己的喉部,像是在試著感受,丁輝人小聲地發問,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大概只是不想再看到那似曾相識的落寞眼神吧。


那個再也無法完成什麼的神情。

「嗯...」文星伊發出了細微的喉音,「雖然還有些生疏,但我覺得我好像可以開始想像了。」



「那就好...」丁輝人舒了口氣,把剩下半杯的咖啡塞給文星伊,自己鑽回被裡,卻是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該死,傍晚睡太多了,這大晚上是要去做賊嗎?



「輝人啊,」文星伊喝完了三合一,起身走到流理台邊清洗,「如果睡不著的話,可以陪我去個地方嗎?」



——————

幾分鐘後,兩人踏進了半夜才開始運轉的宵夜街。

丁輝人自從開始工作後,每天早睡早起,已經很久沒有在半夜出門了,自然對於宵夜街感到非常驚嘆。


「我之前總是很常經過這裡。」文星伊慢慢地說著,丁輝人不知怎的,覺得那個“之前”有些故事,可能還有些年紀。

本來已經準備好要善盡員工義務,張開耳朵好好聽文老闆嘮叨了,但對方卻安靜了下來,靜靜的在熱鬧的宵夜街裡走著。



那種不同於白天,甚至可以說是反差的死寂,讓丁輝人不由得害怕了起來。

放慢腳步,間距著一個人的距離,一前一後地跟著。

她開始想念那個白天裡讓她可以盡情討厭的油膩老闆了。



文星伊只是偶爾回頭,看看丁輝人是不是還跟著,就繼續走自己的路。

最終,兩人停在了一間辣炒年糕的店前面,文星伊叫了一份,招手讓輝人坐下。


「哎呀,這麼久沒來,還以為妳搬家啦!」老闆很快地將食物送上了桌,不忘跟顯然以前就是常客的文星伊攀談幾句。

丁輝人反射的掏出耳機戴上,她覺得如果不趕快擋起來,她好像就要聽到太過隱私的事情了。



早已沈淪進了黑夜,她無法想像黑夜之下接著還會是什麼更悲慘的事情。


在手忙腳亂的選歌過程中,丁輝人還是不巧聽到了一些“她”“好久不見”“離開”等等的詞彙。

為了阻止自己無法控制的奔騰思考與自動拼湊,她直接點播了死亡金屬的歌單,把自己轟炸個昏天地暗。


直到老闆離開,丁輝人才將耳機摘下,腦子裡暈暈浪浪的還是滿滿的嘶吼聲。

「我很久沒來吃了,想來懷念一下味道,可以麻煩妳嗎,輝人?」


文星伊拜託得很正式,一雙免洗筷甚至已經拆好搓過,恭恭敬敬地送到輝人面前。

「老闆,你這樣好奇怪...」丁輝人尷尬地接過了筷子,想了想又先把筷子放下,綁起已經有些過長的黑髮。

文星伊十指交錯著抵在唇前,眼睛瞇成一條縫,看不出是累了還是專注。

總之不管是哪一個,都讓輝人感到彆扭。

她拿過一旁的免洗湯匙,將湯汁與年糕拌勻後,舀起一塊年糕吹涼送入口中。


媽的,辣爆了。

丁輝人緊抓著自己的喉部,滿臉漲紅,三步併兩步的衝到隔壁的小販部,比手畫腳的買到一杯紅茶,喝掉大半杯降了火才手腳發軟的坐回原位。


「辣。」

丁輝人吸著鼻子,身為咖啡師傅她已經很久沒有吃這麼重口味的食物了,還好明天應該不用烘豆子。

「嗯。」文星伊原本抵在唇上的手抬高到了鼻樑上,也吸了下鼻子。


丁輝人沒注意那小細節,抽面紙擤了鼻涕後繼續跟那份加班工作奮戰。

「嗯...其實多吃幾口後,其實就習慣了,然後...歐!他有加蜂蜜!」

舔舔筷子,丁輝人的眼睛一亮,像是發現新大陸的又沾了醬舔了一口,其實認真吃,辣度真的還好。


看來人吃辣的程度果然還是一部分來自於心態嗎?

「年糕咬起來軟軟的,但是有口感,慢慢嚼其實很舒壓。就算咬爛了也不會黏牙,混著湯汁一起吃很有味道。」


丁輝人很認真的去把自己的味覺表達成可視與可想像的畫面,而文星伊的手已經上移到眼部了。



看不見表情,但她知道她老闆那壓抑的情感已經快要爆開了。


就像多年前自己出拳的前一秒那樣。

放下筷子,丁輝人坐到老闆的身邊,一下一下,輕撫著她的背。

這一碰才發現,看似鎮定的文星伊,全身都在顫抖。


兩人一直待到老闆準備收攤時,才囫圇吞棗解決那碗早涼掉的辣炒年糕,結帳離開。


那照亮世界的第一道晨光,亮得他們必須抬起手臂遮擋。


「輝人啊,」

這一次,文星伊呼喚她名字的聲音不再油膩,

清清冷冷的。



「我...還有很多想回憶的味道,你之後還可以陪我嗎?」


丁輝人看著自己老闆那單薄的身板,沈默,最終嘆了口氣。

「好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1 22: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描寫的很細膩,文筆也很順暢,意象也運用的很好!希望後面還有續集!加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2 00:01 | 顯示全部樓層
vip001030 發表於 2018-11-11 22:56
描寫的很細膩,文筆也很順暢,意象也運用的很好!希望後面還有續集!加油! ...

非常感謝評論也很謝謝你的喜歡~
照理來說是會有續集的w
因為是照著寫手30題一直寫下去
只要我沒有腦洞接不下去的話應該是都會繼續的哈哈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20 15:05 | 顯示全部樓層
---------等到雙方熟透互相信任後-------------------------
「輝人啊~」星從後方把輝人戴上眼罩
「幫我試試這個味道,啊~」一湯匙塞進輝人口中

「歐膩你找死啊!」氣憤的輝妮把眼罩摔到地上
「答對了是苦瓜呦~」皮皮星上線
--------------------------------------------------------------------
大大的文字超級好看的想一直看下去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完正文後內心都會產出來亂的番外www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23 21: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木飛飛 發表於 2018-11-20 15:05
---------等到雙方熟透互相信任後-------------------------
「輝人啊~」星從後方把輝人戴上眼罩
「幫我試 ...

天啊這番外可以有wwww自己被自己的梗延伸笑爛
非常謝謝你的喜歡~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8 17:33 | 顯示全部樓層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丁輝人覺得自己一定、肯定、絕對是瘋了,才會覺得文星伊比較不討人厭。

── 那討人厭的程度根本 直 線 飆 升 。

「輝人啊!晚點陪我去吃醬油糰子吧!」

笑得燦爛的文星伊,佐著下午四點的斜陽,倚在烘豆機邊上,接過輝人處理好的咖啡豆並通知下班後的加班行程。

丁輝人看著文星伊依舊消瘦的身板和一點贅肉都沒有的臉,氣得臉頰肉都抖了一抖。


沒錯,丁輝人胖了,以一個禮拜一公斤的平均、現在進行式的時態增胖著。

本來照鏡子還只當沒睡好水腫了;

開始在走路時感受到臉頰肉的晃動,也只當是前一天半夜跟文星伊一起吃了泡麵的關係;


連文星伊對著她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時,也只認知為她又在油膩;


直到把租屋處當旅館的大彩妝師室友回了家,站在門口愣看了她許久,爆出:”那個野男人是誰我要去閹割他”的粗口時,她才發現事情大條了。

「不行。」

昨晚在體重機上爆發海豚音尖叫的丁輝人已經鐵了心,就算要被辭......被減薪也不去。


「誒—為什麼呢?」文星伊很努力的想用平靜、正常的語氣問話,只是那太過發達的鼻肌早出賣了她。


「這.個!你根本就知道還問!」丁輝人緊抿著嘴,指上臉頰肉的手不偏不倚的戳進自己深陷的酒窩裡。


讓文星伊軟了一片的心也陷了進去。


「好吧,不然陪我去跑步可以了吧?」


文星伊想了想,換了另一個提議。

「嗯...好吧。」丁輝人盯著對方清晰倒映著自己模樣的雙眼,想從裡面找到一絲狡黠。

前天說是想喝個清湯,店家卻送上一大盤烤牛腸;


前前天說是去觀摩下別人的咖啡廳氛圍,卻在點單時手滑點了整桌甜膩的馬卡龍下午茶;


前前前天,帶著自己去幾個城鎮外出差,運回新鮮豆子,結果發現對方早查好了攻略,直接升級成美食之旅。



這次又會是什麼?


丁輝人說不準。


「就只有跑步歐,不准半路拉我去吃東西、不准查攻略、不准偷訂位。」


一來二往下,丁輝人開始學會約法三章。



才想誇獎一下自己的機智,卻看見文星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好啊。」


———————-

『啊啊啊啊啊文星伊放我下來啊啊啊啊啊!』

晚上九點的河堤邊,充斥著恐懼至極、雌雄莫辨的吼聲。


丁輝人反帶著文星伊說”幫我顧一下”後扣上的白色鴨舌帽,小臉埋進對方單薄的後背,生無可戀。


明明吼著放下,卻因為太過害怕,手腳並用的死纏在瘦弱的身板上,勒得一身骨頭的文星伊生疼。


保持著平穩的速度向前小跑著,被自己背著的人也在耳邊毫無節制的大吼著。


文星伊開始思考,為了戲弄可愛小酒窩而賠上聽力到底划算不划算?


好在這問題並沒有糾結她太久,在丁輝人自己咬到舌頭後,她就委屈地閉上了嘴。
文星伊順利的保住完整聽力,也順利停泊在電影院門口。

「來...這邊...幹嘛啊你......」


終於被放下的丁輝人,雙手撐著膝蓋一邊喘著氣,一句話都說不好。看上去更像是她背著文星伊跑到這裡。


「看電影啊,」文星伊掏出了兩張電影折價券,「送的,最後一天了,不看浪費。」


似乎也沒問丁輝人想看什麼的意思,文星伊逕自走向售票亭,途中還怕丁輝人逃跑,走回來扣住對方的手腕後才一起站定在售票口前。


「請給我離現在最快開演的那場,兩張。」


文星伊將票推了出去,值大夜班的男店員捏著蓮花指接過,細長的指尖在觸控螢幕上點了幾下後,就又將票推了出來。


「US,隔壁A廳,五分鐘後開演,觀影愉快。」

US?
青春戀愛偶像劇嗎?
現在取片名都這麼隨意了啊。


丁輝人雙手插在寬大的帽T口袋中,無聊的轉動著身子等的買爆米花套餐的文星伊。


已經好久沒有來看電影了呢。
以前是因為窮,覺得太貴;現在倒是被某人加班加到沒日沒夜。


哇,


那個看起來超鬧的超人立牌是新電影嗎?
原來現在的人吃這種套路嗎?



哇,


那個預告裡面好帥的女人是之前的打工妹妹說的驚奇隊長嗎?
看起來真的好厲害歐,可惜場次好像不多了。



哇,


那張超級不舒服的海報是什麼東西。
不管是那黑底紅衣的搭配,還是那個死瞪著觀看者的大眼,還是那張拿著的、分明是主角的臉。都超級可怕的啊。

丁輝人拍拍胸口,還好我們要看的是US......

誒?


「欸,文星伊。」入座後,丁輝人出聲喊了對方。


已下班的丁輝人表示連名帶姓的叫自己老闆沒壓力。


「嗯?」文星伊吸著照理來說應該已經喝不出味道的可樂,一臉滿足。


「妳嚐的出味道了?」


「沒啊,」文星伊摀著嘴,吞嚥了下避免發出巨大的飽嗝聲。「只是喝起來很像氣泡水,所以很有趣。」


「歐...啊我不是要問你這個,你有看過這部嗎?」


「沒啊,我就叫他拿時間最近的給我。」


「…...」丁輝人粗口都還來不及爆出來,燈光就暗了下來。



眼下也不好發作,丁輝人抓了一把文星伊的爆米花塞進嘴裡吧唧吧唧的解氣,解她想咬文星伊的氣。

...氣得她沒注意到文星伊嘴邊的笑意。


深夜的電影院只有他們倆人,而丁輝人絕對會是能逗樂喬登皮爾的觀眾。


在每個該尖叫的地方丁輝人的嗓子從不缺席,儘管害怕卻還是睜大雙眼深怕漏了一禎一幕。


而文星伊終究是沒能逃過的得到了暫時性聽損,連電影結束了都還在發矇的狀態,跟著丁輝人看完長長的工作名單。


「…...總之,」在聽力慢慢回覆的時候,丁輝人的感想也講到一個段落了,她拍了下文星伊的肩,後者愣愣的轉過身面對她。

「謝謝你,請我看了部好電影。」

深深的酒窩讓文星伊踩了空,手足無措的跌進了名為心動的粉色棉花糖裡──

連呼吸都是甜的。





很甜對吧?我也覺得。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6 15:30 | 顯示全部樓層
jingwolf 發表於 2019-3-28 17:33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約會去看US也太過分了吧www
與其說是輝人陪星星找回味道之旅
更應該說是星星養肥輝人之路吧w


之前朋友有問說敢不敢看驚悚片
我馬上說不敢
朋友說原本想約一起看US的
幸好她沒有直接約說看電影讓我到現場才發現www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 MooMoo's Recipe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