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MooMoo's Recipe - 台灣MAMAMOO應援站

查看: 532|回復: 6

[Angel Line] 那個做死的一題6CP系列- 03_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0215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28 11: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01_相擁入眠

#angel line

「歐膩,我回來啦。」

乒乒乓乓的在客廳卸下畫具,裡頭那中氣十足的高音就這樣從廚房飆了出來。

「輝人!我說過東西好好放!」

「知道啦知道啦。」

輝人吐吐舌,認命的又拎起畫具,一件件擺好,才又趴踏趴踏的的奔到廚房,摟住那滿廚房轉的纖纖細腰。

「啊西!丁輝人!我說過我在煮飯不要這樣抱!」


金容仙一個驚嚇又飆出了高八度的訓斥。

「是是是歐膩,」丁輝人掏掏差點被喊聾的耳朵,「你這樣哪像青春洋溢的社會新鮮人啊,比媽媽們還像老媽子。」


是的,

媽媽們。


金容仙和丁輝人是多元家庭,兩個小毛孩都是試管嬰兒,各跟一個母親姓。

兩人的成長過程與一般小孩無異,也許有那麼一點差別是,兩人都對這個世界有著非常大的愛。

那種愛,能擁抱一切的差異性,


熱情的金容仙體現在激烈的社會運動上;

認生的丁輝人體現在文靜的繪畫藝術上。


現在,剛上大學的丁輝人與社會新鮮人金容仙,一同租了一間小套房一起生活。

由於金容仙的公司與小輝人的學校離的近,

所以金容仙下班會去等丁輝人;

丁輝人下課會去找金容仙。

搞得對兩人有意的前輩、同輩、後輩通通沒了機會。



然而,面對自己那個只要不遇上人就會有如野馬般脫韁的妹妹,金容仙女士只覺得自己完全勝任了”為了孩子操碎了心的母親”一角。

除了不想上班、等著下班,她的世界總是繞著她那沒血緣關係的妹妹轉。


吃飯一定親自下廚、

上學前會幫忙檢查作業、

買畫具貼錢要輝人買最好用的、

跟朋友逛街一定帶一份宵夜回家、

一起去看電影總是丁輝人取向、

出國都是一手包辦大小行程機票......

甚至連剛買的車,副駕都一定要給丁輝人先坐。


「還不是媽媽們要我多照顧妳一點,從小就讓人操心。」

在面對生活上,如果說金容仙是溫良恭儉謙的化身,那丁輝人就是沒長好的野丫頭。

看著額角上那個盪鞦韆摔下來時留下的疤,容仙滿臉不捨,這孩子野成這樣,如果連顏質都沒了還有人要嗎?

「歐膩,妳可以不要再擺出那個 “怎麼辦女兒嫁不出去” 的臉了好嗎?」

輝人嫌棄的轉過身,偷抓了一塊炸好放涼的唐揚雞塞進嘴裡。

「恩,好吃。」

「丁輝人!」


------

「歐膩」早早洗好身子躺在床上的輝人,看金容仙洗好了澡,包著棉被蠕動到對方身旁,然後張開棉被把金容仙整個人包了起來。

「怎麼了?」好不容易把頭鑽了出來,兩人的頭髮都亂糟糟的。

「一起睡?」

「我們不是一直都一起睡嗎?」容仙莞爾,房裏也就一張床,不是一起睡難道是跟鬼睡去了?

「不是啦,」輝人伸出手,攔截了容仙準備去拿床邊平板的手塞回了棉被裡。

「歐膩最近工作好忙,每次都是我先睡著,都不知道你忙到幾點。」丁輝人邊說著,邊把金容仙抱個滿懷,


「所以今天休息,不准工作了。」


「妹妹有你這麼霸道的?」金容仙看著對方不知道是算直球還是迂迴的關心方式,笑的明媚。

「就有,不喜歡叫媽把我塞回去啊。」

丁輝人理直氣壯,伸手關了燈。


「好好好,聽你的。」


可能,有個霸道妹妹也不錯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 00:47 | 顯示全部樓層
02_一起外出購物

#angel line


金容仙今日的工作特別,特別的忙碌。


早上一進公司就被告知國外總公司的高層要來,要所有辦公室員工全員戒備,尤其是身為總機與接待門面的金容仙。


金容仙就職的公司是一家專門研發高檔化妝品的非開架專櫃品牌,整棟企業裡從實驗室一直到企劃高層皆涵蓋其中。

遺傳了良好的膚質跟極佳外貌的金容仙,早在小高一時期就被自己母親們的朋友相中,等著她大學畢業就要搶人進公司。


這一等等了七八年,這朋友也從襄理升上了經理,盼到金容仙畢業,她比兩個母親都還開心。


有一就有二,這經理本也想再把丁輝人這基因優良的好友後代也挖進公司做門面,無奈輝人實在太認生了,總是說不上幾句話就害羞地躲到她姐身後,只好先放下這念頭,專心指導金容仙。


「Solar,安姨相信你可以的。」為了讓公司顯得高端大氣上檔次,人員們的稱呼基本上都是英文。

經理拍拍金容仙的肩,像在鼓勵自己的孩子一樣,惹得金容仙的搭檔不是很開心。

「媽,我不知道誰才是妳親閨女了。」與金容仙搭配的另一位接待Hani,給了經理一個誇張的白眼。

「安喜延,我說過在公司裡不要叫我媽,顯老。」經理跟她女兒翻了個一模一樣的白眼,轉身走進辦公室。

果然女兒不能亂生嗎?金容仙在心裡默默的想。



——————

「Solar,吃飯嗎?」終於送走了來視察的高層,安喜延揉揉笑酸了的嘴角一邊詢問。

「啊⋯⋯我只想喝東西。」金容仙攤在椅上,兩眼無神,陪著那些高層逛了一層又一層的樓、開會時端茶遞水、給下個行程的部門通風報信,金容仙覺得自己走路走到都要散架了。

想當年,自己可是社運活動的激進份子,難道只是個畢業就讓自己老了這麼多嗎?

「多少吃一點吧?」安喜延站起身,走到金容仙身邊把人拉了起來,「平常聽妳講電話也沒少念妳妹,自己好意思不吃。」


金容仙頓了頓,那聲好都來不及說出口,秘書長就氣喘吁吁的跑向櫃台,那頂著大肚子奔跑的樣子讓兩個小年輕都嚇到跳了起來。

「兩位美女,執行長下午會來總公司討論發表會的事項,結果預定要出的模特人選少了兩位,」秘書長接過了金容仙遞上的杯水,一下子喝得乾淨。

「你們倆是門面,素質鐵定是沒問題的,來支援一下吧。」


於是連飯都還沒吃,兩人就直接被帶進了梳化間塗塗抹抹,終於在執行長踏進辦公室的那一刻,被企劃部跟彩妝技法研發部的成員獻寶般的推了出去。

金容仙成熟美麗;安喜延奔放狂野,一左一右坐在執行長身邊讓執行長非常滿意,直虧企劃部大佬金屋藏嬌,沒早些讓兩個漂亮孩子給自己見見。

當下桌面一拍就指定這一系列新品的代言要由金容仙和安喜延做模特。



兩人自然是開心的,但是更迫切的是她們都已經餓到有些發昏,直到送走了理事,距離下班時間還有一小時半。

估摸著這一小時半應該也不會再殺出什麼程咬金,兩人搖搖晃晃的結伴走到了食堂,對著那自動點餐機掃了工作證。

然而,螢幕上只跳出了唯一的、兩人從來都不會去點的沙拉餐。


「搞什麼...」安喜延又刷了一次工作證,還是一樣只有沙拉,其他的套餐或區域完全都是沒辦法選擇的灰色區塊。

「Hani,我這邊也...」金容仙看著那整盤可怕的綠,瞬間覺得自己的眼花都好了,肚子都不餓了。


兩人拿著職員證找到了餐廚大媽詢問,得到以下回答:因為兩人要拍攝下一期的彩妝宣傳,所以廚房系統鎖上了兩人所有的選擇,直接由公司做每一天的餐點搭配。

這消息直接讓兩人原地爆炸,哭天搶地了好一陣子,安喜延忍不了餓,對蔬菜大餐屈服了;可金容仙抵死不從,茶水機裡的水裝了一杯又一杯,打算用水灌飽自己。

終於有空看了眼手機,總是會跟自己傳傳訊息的丁輝人,到現在都還不見消息,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


——————


丁輝人扛著兩綑鋁製展覽吊線,生無可戀的,再次踏上她今天已經走了97趟的台階。


早上還在教室裡練著素描呢,系主任急匆匆地跑進了教室,對著授課老師小聲的嘀咕後,連老師也花容失色,趕緊要同學們停筆。

「同學們,」系主任接過了老師的小蜜蜂,一個轉太大聲傳來了一陣爆響,聽力好的輝人發出了小聲地低鳴,聽上去就像可憐的小狗一樣。

「剛剛美術大樓五樓的展示廳發生了火警,雖然火勢迅速地被撲滅了,但是裡頭有非常多名貴的畫作都被救火的消防員潑上了泡沫和水,」系主任一口氣沒順上,大力地拍著胸口咳嗽。



展示廳...丁輝人覺得自己開始有些坐立不安,她在正式入學前,第一次來造訪的就是那間展示廳,裡頭有非常多自己所景仰的大師繪製的作品;而自己也在就學後經常到那裡去創作,第一是因為安靜,第二是因為有著美麗的回憶。



等等,創作?

丁輝人猛地站起身,連椅子都彈飛了出去,拔腿就往外衝。

「同學?同學!?...總之各位同學快跟那個同學去幫忙吧!快去搶救那些名畫!要是那些水漬滲進了玻璃框裡要修復就麻煩了!」系主任緩過了氣,焦急催促著學生們離開座位往展示廳去。


「借過...不好意思...借過......」

丁輝人擠過了幾個高壯的消防員,終於順利進入了展示廳,也沒打算管那些牆上的名貴作品,只是焦急地扯著展間的隔板,在布幕後面尋找著自己還擱置在這裡的畫作。



因為救火,展示廳的地上積了不少水,丁輝人找了好一陣子,才在某片簾幕後面找到了作品們。

其中好幾幅因為擱置在地上而讓畫布滲滿了水;來不及上膠的素描也是糊成一片、慘不忍睹。
丁輝人抿唇,一幅幅繼續翻找著,終於找到了那張讓自己飛奔而來的原因:

木製的畫框被高溫烤的有些變形,還燒到點邊角的畫布,畫裡頭,是一個漂亮女人上半身的粉彩素描,好在噴了膠,畫面並沒有被水漬破壞。

丁輝人細細地看著畫,指尖順著視線輕輕拂過那有些肉肉的臉頰與柔順的髮絲,欣賞漂亮的陽光漸層,眉角的小痣,最後座落在有如陽光一般溫暖的笑容。

還有,那對總是無盡包容自己,總是倒映著她-丁輝人樣貌的雙眼。


太好了,歐膩沒事。


平時沒特別在運動的丁輝人在剛才的奔跑中早消耗光了體力,雙腿一軟直接坐在地上,拉起自己穿著的T恤輕輕擦拭畫布表面,深怕畫布因為經過高溫而變質。

這張畫,是她剛進大學時就勾勒出輪廓的作品。



時間點總是落在入秋的開學日,讓提前兩天被容仙帶來參觀學校的丁輝人裹著厚厚的圍巾,把口鼻全都遮了起來,只露出了對眼睛。

身為學姊的金容仙並沒有就讀妹妹所在的美術系,而是相差甚遠的企業管理,不過這並不影響金容仙帶著輝人在美術大樓裡穿梭的興致。



一直逛到五樓時,一間展示廳裡的畫吸引了丁輝人的目光,停下腳步也拉住了一個人逛得歡的金容仙。

「歐,這間之前我來的時候剛好都鎖著,沒有來過呢。」金容仙率先走了進去,丁輝人在後頭跟著。


陽光照進了沒有開燈的室內,大大的展示間有不少粉塵飄蕩在空氣中。


整個室內有著兩人輕巧的腳步聲,

丁輝人一幅一幅的欣賞,金容仙便乖乖的退到後頭給她牽著,聽著丁輝人偶爾發出了讚嘆和解說,抿著笑靜靜看著她更顯白皙的側臉。

她的妹妹在幾天前為了想要更有轉大人的感覺,自己跑去髮廊裡剪了短髮染了金,瞬間就有了成熟幹練的樣貌。


金容仙沈溺在那個熟悉的,卻與自己並不相像的美貌中,正巧對上轉過身的輝人。


輝人第一次看自己的姊姊露出這種從未見過的表情,令她也不禁失了神。


那溫柔的眉眼、高高的鼻樑、微微打開的櫻色唇瓣,再加上那神來一筆的,照進室內的高光。




之後,丁輝人花了幾乎快半學期的時間,用了各種技法與媒材,想要重現那日的美景,直到手中這幅。

擦拭乾淨,好好擺放在安全的高處後,輝人才開始參與以學生為名的免錢勞工活動。


為了避免意外,整棟美術大樓的電梯與運送作品的貨梯全部都禁止使用,這可是讓輝人班上的一票學生搬到都要哭出來了。


拿斜了怕撞著,拿多了怕嗑著,幾十幅作品十多人搬了個大整天。


大一生沒什麼選修課,聽到失火的消息,每個愛畫如命的必修課老師都宣布今日停課,沒有了上課的藉口,一個學生都跑不了。


丁輝人的身上沾了不少泡沫跟灰塵,衣服上也殘留了擦拭過那畫的色彩跟水漬,整個人好不狼狽。



——————

當金容仙下了班,看到那像是從窗縫髒污裡摳下來的丁輝人,那原本餓到混沌的腦袋一下子就醒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金容仙拿出了包裡的濕紙巾,把丁輝人拉到一邊,仔仔細細的替她擦乾淨了臉。

這麼好看的臉蛋,用髒了多可惜。

「就,展示廳失火了...那時候剛好只有我們大一生在上課,就...被叫去幫忙......」


丁輝人仰著頭,看著原本就比自己高,然後穿了高跟鞋又更高的歐膩,自己像極了那進了沙坑歡鬧後讓父母擦臉的孩子。

那雙總是注視著自己的眼,又再一次的倒映出了自己的樣子。

丁輝人不知為什麼的思考起了一個繞口的問題,


不知道金容仙所看到的丁輝人,

是不是丁輝人從金容仙的眼裡看見的丁輝人呢?



「歐膩,」丁輝人注意到了金容仙臉上特別精緻的妝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對方的臉。

「很好看歐,這妝很適合妳。」


金容仙天生麗質,平時也沒少被誇,她這相親相愛的妹妹也總說她好看。

但是,被這戴著鴨舌帽,一頭俐落金髮小少年樣貌的丁輝人誇,是第一次。


張口想說些什麼,然而開合幾次依舊發不出聲音,好看的臉漲成些微的粉紅。

「是公司裡化的,那時模特正好缺人,就跟Hani一起去幫忙了。」

金容仙轉移焦點,幫著輝人擦拭雙手上的髒污,才好不容易把話交代順了。


過去的丁輝人,有這種讓人說不出話的技能嗎?金容仙想不懂,肚子也因為過量思考發出了悲鳴。

「歐膩沒吃飯嗎?」才在想如果金容仙問自己午飯的事一定又會避不了被罵,好在看來金容仙自己也沒吃,底氣足了,講話就大聲。


「唉...」被提起了痛處,金容仙這才將她今日的滿腹哀怨一股腦的倒了出來,言情並茂的熱切演繹著,演技病發揮的一覽無遺。

丁輝人笑著,聽著,拉著她姐的手,走過了幾個街口,等到金容仙終於講完她的悲慘蔬菜事件後,才發現自己被丁輝人來到了美食區。

玲琅滿目的肉類讓金容仙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抓著丁輝人的手因為太激動又收緊了不少。


「歐膩想吃什麼?」丁輝人看著自己的姊姊一遇到肉就變成容三歲的樣子,不自主地笑了出來。

「都想吃!」金容仙看著那些黃的、紅的,充滿食慾的招牌,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先吃這個,怎麼樣?」輝人比了比自己身後的牌子,大大的辣炒年糕四字讓金容仙發出了尖叫,來不及摀住耳朵的輝人再次受到衝擊。

「啊西......」丁輝人揉揉耳朵,擠進人群堆幫她姐買那心頭好,沒多久就又擠了出來,兩人站在燈下,用著妳兩口我一口的頻率掃空了開胃菜。

「接下來呢?」

「雞排好了。」有了東西墊胃,金容仙也不再這麼爆炸了,靜靜的尋覓接下來的食物。

兩個漂亮的身影在人群中被人潮推擠著前進,丁輝人一手攬著姊姊的腰,另一隻拿滿食物的手擋在前頭。她不喜歡被陌生人碰,但更不喜歡他姐被碰。


一張俊俏臉板得像撲克一樣,看得金容仙卻是一陣心暖。



「這間聽說不錯吃,我去幫你買吧。」丁輝人抬手指向一家畫滿了愛心的漂亮小店,外面零零散散的排了幾組客人。

「不用了啦,」金容仙拉住了輝人的手,指著對方手上滿滿的食物,「你看,已經這麼多了。」

輝人被容仙一提醒,才發現自己手上滿滿的是塑膠袋,有雞排、滷味、飲料、調酒、甜點、披薩、雞爪、又有一大碗繞回去買的辣炒年糕。



「真的呢。」輝人抓抓頭傻笑著,儘管兩人邊買邊吃,手上還是剩了一堆。「那,要回家了嗎?」

「恩,走路回去吧,坐車又要繞路了。」

「好啊。」


夜幕下,兩人在路邊的河堤旁靜靜地走著。勾著丁輝人的手,金容仙覺得自己的妹妹越來越有貼心小男友的範兒了。

「輝人啊,」金容仙輕聲喚著。

「怎麼了,歐膩。」丁輝人不時低下頭,替他姐注意人行道紅磚上有沒有龜裂、凹陷的坎。

「最近越來越有男友範了歐,是有對象了嗎?」

這話問得快,快到金容仙沒注意到那心中小小的、不舒服的喀噔聲。


「...沒啊?忙都忙死了,哪有時間搞那個。」丁輝人先是一愣,隨後就是一臉驚嚇,看著金容仙的眼神彷彿是被問到“初夜還在嗎”一般驚恐。


「你...你幹嘛反應這麼大啊,你想,大學生會和人交往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被丁輝人被這樣的反應嚇著的金容仙也一起驚恐了起來,難道自己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嗎?


「那種東西...不需要啦。」丁輝人抬起了提滿東西的手,不太自在地摸摸鼻子。

「畢竟,我有歐膩,不是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 03:5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只要有歐膩就夠了」
啊啊啊啊啊無限腦補狗狗說出這句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7 16: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木飛飛 發表於 2018-11-1 03:57
「我只要有歐膩就夠了」
啊啊啊啊啊無限腦補狗狗說出這句話

歐歐歐歐可以www
之後告白用這句(艮沒創意

可是真的覺的會很帥啊我的ㄅ氣小丁總(喘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8 10:55 | 顯示全部樓層
天使必須推!!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9 19:48 | 顯示全部樓層

天使超萌!天使超可愛!天使必須推!
而且不算真的有血緣的合法姐妹也超棒(誒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5 15:50 | 顯示全部樓層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Wheesun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Wheesun

「輝人啊⋯⋯小輝輝⋯不要不理我嘛。」

站在暗暗的走廊裡,金容仙對著門縫裡透出光的門板輕輕敲擊著。

裡頭的回應是:啪的一聲關掉了房間燈。

金容仙嘆了口氣,所幸直接坐在門邊,對著牆上貼的螢光星星貼紙發呆。


在金容仙看來呢,事情是這樣子的。


今日的金容仙收到了丁輝人表明自己需要趕一個雕塑作業直到深夜的訊息,要她先自己回家。

收到訊息的妹控嘆了幾口氣後,極度後悔自己前十分鐘才拒絕Hani一起去看電影的邀請。
再回去求人家陪自己嗎?她臉皮才沒這麼厚。


拎著小肩包和買好的兩份炒年糕,金容仙坐在學校外的長椅上,來回翻著手機裡的聯絡人,希望可以找個人幫自己收拾多買的食物。

等待自己還住在附近的大學好友興沖沖地趕來幫忙分食後,金容仙又在套房附近的小區晃了一陣子,順手在電影出租店抓了部片才慢悠悠的晃回了住處。


已經很久沒有在輝人不在的時間回家了,儘管家中一片漆黑,金容仙還是說了句:我回來了。

等待洗漱完畢,還將家裡都打掃了一遍後,完美詮釋顧家好女人的她才坐了下來,播放那片她其實也沒認真看簡介的片。

從那抑鬱的氣氛、灰暗的色調,和時不時出現的緊繃小提琴音色,閱片無數的金容仙87%確定她挑到的大概是鬼片。


這對於不怕鬼的她也不是什麼大事,一邊坐著保持腿部優雅曲線的拉筋運動,一邊看著,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再次睜開眼睛時,就是丁輝人彎著腰在關掉的電視機前,臉色慘白的盯著自己,隨後就氣急敗壞的跑上閣樓了。

所以,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金.寵妹魔人.容仙盯著牆上的人造小星星無語問蒼天。


讓我們換個角度。


「做 完 了 !」在美術室奮戰到深夜的丁輝人扯著中氣十足的真聲驅散了寂靜的空氣,看著眼前的人像雕塑滿意的點點頭。

人物不用說了,自然是她姐。

從開學到現在,丁輝人的作業裡面一定有這張臉,也只會是這張臉。

一開始同學們看著新生素描測驗時,那張丁輝人被貼出來的作品,還猜測著是不是哪位藝人;

直到第一週的速寫作業檢討,老師在投影螢幕上打出丁輝人的作業時,大家才發現:

有睡覺的樣子、煮飯的樣子、看書的樣子、做家事的樣子......

“這是女友視角吧!”

不知道哪位同學這樣一喊,全班頓時異口同聲地發出了“啊,就是嘛,原來是這樣”的感嘆,連老師看過來的眼神都是曖昧不明的。

「不,不是!她是我姐啦!」丁輝人跳了起來慌張地解釋著,無奈本來就不是同個媽肚子出來的,眼鼻嘴沒一點像,越抹越黑,越辯越曖昧。


身旁的同桌還很霸氣的往她肩膀一拍:又不是什麼大事!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不要讓女朋友委屈!

丁輝人看著那正直又犀利的眼神啞口無言,這下換她自己非常的委屈了。



好在這個誤會在當天下午丁輝人和同桌一起走出設計樓,並碰到金容仙的時候就被好好的解釋開來。

也是那時候丁輝人才知道同桌的名字叫做安惠真,有個說是想要給她一個未來,結果出國留學,未來還沒給到就把她氣得半死的女友。


「靠!這麼快!」坐在背後的安惠真雙手一抖,差點沒把自己的作業給摔了,小心翼翼的捧回安全區域,才轉頭給丁輝人的肩膀一拳。

「你還沒做完嗎?」丁輝人揉著肩膀,湊到安惠真身旁看她的作品,「誒?做好了啊。」

呈現在丁輝人面前的,是另一個好看的頭像,頭髮長長的,眼神帶著些陰鬱,高挺的鼻樑上架著副細框圓眼鏡,薄唇微張,像是在說著些什麼。


「做好了啊,那個該死的傢伙,就傳這張照片給我,是不知道有多難用嗎!」安惠真滑開手機,憤憤地說著。

當然,丁輝人知道那個該死的傢伙叫做文星伊,那是不久前聽到安惠真對著電話大吼的時候聽到的。

對方似乎因為被教授賞識,放長假前被徵召去做專案研究,推遲也縮短了回國的時間。


看了眼打著哈欠的安惠真,丁輝人非常意外,這個曾經捏個復活島石像就上繳當作業的女人,居然有這耐心做這麼多小細節。

「嘛,你做的很好啊,光這個眼鏡應該就大加分了吧。」

丁輝人安慰著,把自己的作業擺在安惠真的旁邊,那種看起來莫名登對的奇異感受讓她又默默把自己的作品移開。


這個人很危險。


丁.沒姐不行但她不承認.輝人,莫名的對這個根本沒見過的人起了敵意。


「好啦,累死了,走吧。」

安惠真將自己和丁輝人的作品都擺上了繳交作品的檯面,離開美術室後一同走了段路就和丁輝人在校門口分別了。


由於很少這麼晚回家,在昏暗的路燈下,丁輝人的腳步也不自覺得加快了起來。

少了安惠真,丁輝人的不安感隨著踏出的每一步持續的上升,最後索性跑了起來,沒幾分鐘就抵達了自己住的社區,掏出鑰匙抖著手開了門。



然後,她就看到正對著門的電視裡,一排服裝模特咧著嘴對自己露出駭人的笑容。


從放鬆的狀態被毫無預警的驚嚇,丁輝人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雙腿也早軟了,好在因為手還在門把上撐著才沒有有直接跪在地上。


花了好一段時間吸氣吐氣深呼吸催眠自己一切都去幻象後,丁輝人終於站了起來,鼓起勇氣走進房間,閉著眼關掉了電視。

喘著大氣轉身,卻發現有個活生生的真人,身體折成了詭異的、無法用大腦理解的姿態待在沙發上,睜著眼看著自己。


恐懼之後的情緒是憤怒;極度的恐懼之後是無法控制的暴怒。

“$^&%&*^*&)(&(%*&$!!!!!!!!!!!!!!”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罵出了些什麼,丁輝人狂奔回了自己的房間。


......

其實也沒必要這麼生氣的,丁輝人坐在門邊,看著房裡滿天花板的人造小星星這麼想著。

那是知道自己怕黑又怕鬼的金容仙在自己入住時幫忙貼上的,說是只要輝人害怕了,就看看天上的星星,這樣就不害怕了。


只是自從丁輝人入住以後,晚上都一定會去她姐身邊分一半床,所以這星星直到今天都還沒發揮什麼實質用處。

丁輝人看著吸足了光能而綻放著的小星星們,也不知道這姊是有心還是無意,一顆一顆,竟然連出了個太陽的形狀。


拉開床下的層板櫃,果然還有幾張沒貼完的星星躺在裡頭,滿滿的,像銀河。

丁輝人拉過椅子,掂著腳將一些沒接順的地方一一補齊,將手中的星星再次送回了天上。


嘛⋯⋯等等洗完澡再去找歐膩和好好了。



———————

「啊⋯⋯剛剛打掃的時候好像把人台堆在輝人的浴室了。」


「啊啊啊啊金容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 MooMoo's Recipe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