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MooMoo's Recipe - 台灣MAMAMOO應援站

查看: 401|回復: 6

[WheeSa] 那個做死的一題6CP系列-03_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1/4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28 1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jingwolf 於 2019-1-4 20:10 編輯

01_相擁入眠

#wheesa

「我們輝人在想什麼?」

放學回家的公車上,安惠真對於一路安靜的丁輝人很不習慣。

「惠真啊,」丁輝人趴在窗邊,背對著對方呼喚著。儘管知道對方不喜歡,但她就是有恃無恐。


「妳說,十年後的我們在做些什麼呢。」


稍早的最後一節課,是大家忙著補眠的生命教育,而丁輝人則是對這種課特別來精神。

老師的上課內容,總能激發起她多情細膩的一面,然後成為作畫的材料。

今日的主題是”十年後的我”,說是要寫封信,給十年後的自己。


自認在自己喜愛的事上十分認真生活的人,覺得課堂上的時間太短了,對於揣測十年的人生來說。

於是她跟老師申請,緩一天再交上作業。

「十年啊⋯⋯那時我們也23.24歲了吧?」


安惠真出動手指頭數了遍,她學習不太行,尤其是數字,但動動手指她還是會的。

「是啊,那時候是上班的年紀了吧。」

不想成為這麼一般的社會份子,輝人有些叛逆的這樣想著。

「你想做些什麼呢?」

「不知道,我爸只說淑女不能做農務。」

「妳是淑女啊?」

一陣暴風笑聲與狗刨式全武行後,兩人累癱在椅上,好在放課後的公車挺吵雜的,並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兩個小瘋子。


「惠真啊,我想睡一下。」丁輝人奶聲奶氣到蹭到了安惠真旁邊,環住對方的腰。

「哎呀,癢。」儘管一臉嫌棄,還是把她喬好在自己覺得不會癢的位置,一手勾搭在丁輝人肩上。

等輝人睡著了,才輕輕的把臉頰靠上對方的頭頂,雙重防護避免人因為緊急煞車飛出去。


———

輝人做了個很神奇的夢,她站在大大的舞台上,左手邊是成熟了許多的安惠真,右手邊還站著兩個歐膩。

一片黑的視野裡,有好多蘿蔔造型的燈在閃閃發亮。

自己的名字,一遍遍的被人們大聲的疾呼著。

歡呼聲,

尖叫聲,

一直一直都沒有斷過。

———

兩人是被公車司機給叫醒的,下了車,外頭的天色已經全黑了。

「惠真啊,」

輝人的眼神閃閃發亮,「我們去當歌星吧。」

「蛤?」

「然後明天就去申請創辦KPOP社吧。」

「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30 17:21 | 顯示全部樓層
02_一起外出購物

#wheesa


安惠真坐在有些霉味,感覺就是好一陣子沒被使用過的社辦,那心情還是緩不過來。

還真的,就創社了啊⋯⋯

看著丁輝人墊著椅子,還墊著腳尖,很努力的想要把她那塊搞了一天一夜的KPOP社招牌掛上牆,她不確定只比丁輝人高一公分的自己是否能幫上忙。


「好了!」


丁輝人跳下椅子、雙手插腰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黑色的底版配上了有著立體錯視效果的紅色字體設計非常顯眼。

「真不愧是我們輝人呢!」安惠真漫步到門邊,抬眼看去,滿滿的讚嘆。


「嘿嘿。」丁輝人白皙的臉蛋透出了些微的紅暈,她很喜歡接受安惠真那毫不保留的讚美,那種真誠使她非常開心。


「再過10分鐘就放學了,就先這樣吧。」摸摸丁輝人的頭,安惠真像是哄孩子一般的溫柔。


「好~」


蹦蹦跳跳的往社辦裡走去,地上早積了一層的灰被兩人踩出了不少鞋印。

安惠真邊走邊盤算著要怎麼整理室內,就被丁輝人扯住了手而中斷思緒。

「我們去買跳舞的服裝吧!像那些明星一樣的!」

丁輝人的眼裡閃著光輝,微微屈膝仰頭,就像是看著主人的大型犬。


安惠真探了口氣,把丁輝人扶好。「我想,我們應該先處理上哪找舞蹈老師跟歌唱老師的問題。」


「啊⋯⋯」彷彿沒想過這問題似的,丁輝人陷入了苦惱。

「唱歌也許我們可以私下去問問合唱團的老師,舞蹈...熱舞社?」


「好像都有些差距,唉...」安惠真困擾的皺起眉頭,儘管說是萬法同宗,但一開頭就跑離核心似乎也不太對。

最終,直到鐘聲響起,兩人還是一點想法都沒有。



「啊!」安惠真煩躁的大吼一聲,跳下桌子,「吃五花肉!吃烤五花肉!」

「呀!五花肉!」

兩人一掃陰霾,又笑又跳的奔出了社辦,中氣十足的中高音和女高音儼然已預告了未來兩位vocal 的誕生。

—————



「說到五花肉,」一聽到閨女奔回家就說要吃五花肉,安惠真的父親大腿一拍,沒多久就從地下室拿出了大大的兩個烤爐。

「就要在家吃才夠味!」


安惠真的母親也撥了電話給丁輝人的母親,邀請丁家一起來吃,可惜夫婦倆已經有了安排,原本這晚要單獨被留在家的輝人就直接被拜託給安家了。

「來,孩子們,出去把需要的東西買回來吧。」安父掏錢安母掏清單,都交給了惠真。

「遵命!」

安惠真牽著丁輝人的手,兩人換上成對的拖鞋,趴踏趴踏的就跑出了家門。



兩人去的是最近開幕的超市,裡頭的冷氣很涼,和小時候常去的雜貨店都不一樣。

丁輝人坐躺在大推車裡被安惠真推著,讓一件件購物清單上的物品堆在自己身上。

「惠真啊,我好像要被淹沒了。」只露出半個身體不到的丁輝人,安惠真好笑的把對方的頭髮弄亂。



「還想買些什麼嗎?」結完帳後走出超市,原本吸引他們的強烈冷氣卻在呆了幾十分鐘後成了急欲逃離的原因。

安惠真看了眼手中的找零,剩下的數目是對身為孩子的她們還太過龐大的兩萬韓元。

「恩...」輝人手插在帽T口袋中,看著落下的夕陽思索,「伯父喝酒嗎?」

「恩...是會喝啊。」安惠真不知道為什麼輝人會問這問題,疑惑的看著對方。


「那我們去你家附近的雜貨店買些酒給伯父他們吧,」丁輝人頓了頓,「畢竟吃五花肉就是應該要配酒嘛。」


「歐———」安惠真猛的湊近丁輝人,「國中生就喝酒,我要告訴老師。」

「昂!不要嘛!」丁輝人趕緊抱住安惠真的手臂,「只是爸媽愛喝就跟著喝了點嘛。」


「開玩笑的啦,緊張成這樣。」安惠真甩甩手,牽好對方,「就去買些吧,感覺爸爸跟伯父們會很開心的。」



——————

事實證明,安父甚悅,知道是丁輝人提議的,更是直誇這孩子懂事,一通人喝到酩酊大醉。

兩個孩子因為明天還有課,被早早趕上樓洗漱休息。

丁輝人一離開長輩的視線後,硬撐著的腦子也不好使了,腳步凌亂到安惠真看不下去,整個人被扛起來抱回了房。

「再喝啊你,」嫌棄的彈了下丁輝人的頭,得到了對方的哀嚎聲。

「拿去。」在外套裡翻找著,最後掏出了一小瓶東西,擰開瓶蓋後遞給輝人。

丁輝人乖乖的喝完,又喝了些安惠真喂上的水,沒多久就開始感受到頭部的腫脹感在慢慢的消退。

「有用嗎?解酒液?」安惠真蹲坐在一旁,一下下的摸著丁輝人的頭。

解酒液是逛雜貨店時,自己在玲琅滿目的酒箱旁找到的,小紙盒裡零零落落的只剩下幾罐橫躺著,看上去是沒什麼人買,很久沒補貨了。

原本想離開那櫥架,但是隔著櫥架聽見丁輝人非常認真的在討論每一種酒的喝法,她還是拿了罐解酒液。

看,這下喝高,用上了吧。


聽完了解酒液的由來,輝人順勢撐起身躺在安惠真的大腿上,拍拍對方的手示意對方繼續摸自己的頭,一臉幸福。

「惠真啊。」

「怎麼了?」

「惠真。」

「恩?」

「安惠真。」

「幹嘛,醉鬼。」


「我覺得,我大概一輩子都離不開妳了。」

「...神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4 20: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ingwolf 於 2019-1-4 20:12 編輯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wheesa

「慧真啊⋯⋯是慧真嗎?」


躲在厚棉被裡的丁輝人只露出一對在黑暗中一樣明亮的眼睛,眨呀眨的盯著走回被窩裡的人影。


「是,是我。你不是盯著我起來關燈的嗎?」


安惠真好笑著,只是看對方以經嚇成這樣,也沒好意思再取笑她,鑽進被子,伸手替對方把落在額前的髮絲梳攏至耳後。

一切的起源只因為安惠真最近不知道是被誰給影響,瘋狂的迷戀著那位早已離世的巨星張國榮。

放學連書包都還沒扣好,拉著自己就風風火火的往自家隔壁的租片行跑,挑也不挑的就選了架上的唯一一片哥哥的電影。

直到看了一半安惠真覺得畫風突變,仔細看了下說明才發現是鬼片。


「我怕你轉身就被換走了。」


丁輝人的視線一直盯到慧真忍不了餓,抓了一包床頭的小零嘴拆開後才放鬆下來,果然是慧真啊。


以前說她跟鬼一樣餓,真是太不尊敬安惠真大明神大人了。


鬼才沒她這麼餓。


「唉,怕鬼還叫我繼續播,現在好了吧,嚇成這樣。」


安惠真啪嘰啪嘰的吃著花生米,這下也不好跟輝人討論剛剛的國榮哥哥有多帥、那抑鬱的眼神又有多麽迷人。

那滿滿的愛意跟仰慕憋在心裡實在委屈,只好伴著花生米往肚裡吞。


「我哪知道...」丁輝人嘆了口氣,伸手也拿了幾顆,難得的跟安惠真一起在被子裡吃東西。


要是安惠真那時能照照鏡子,應該就會知道她眼中的落寞有多麽明顯,多麽讓她不忍心掃這個興。


其實以前也不是說沒看過鬼片,甚至連狂灑番茄醬的恐怖片也看的不少,只是惠真今晚挑的片真的完完全全的戳到了自己的害怕。


小輝人覺得自己好像在這少女的年紀了參透了一件不得了的大道理,那就是:人比鬼還要可怕。


「唉,都是戲,沒事了。」


安惠真嗑完了花生米,接過輝人遞上的紙巾擦擦手後就幫著輝人把被子給蓋好,腳丫子下也壓好了被子,確保不會伸出被外受涼。

「是嗎⋯⋯」

輝人想了想,抬頭想要反駁對方時卻發現安惠真以經睡得老香。



——————

叫罵聲

哭聲

再也堅強不了的心

安靜的破碎聲



“慧真啊”

眼前的輝人,剪短了頭髮,染了金,眼中渲染上了最不該在她眼中出現的憂鬱。


她搖搖晃晃的向後倒退著,

撞倒了一房的畫架、顏料,

一隻貓竄過了她的腳邊,險些絆倒了她。


「是輝人嗎?」


眼前的視線一時清楚,一時模糊,就像浸在水中一樣,暈浪浪的。


“是啊,是我。不是你一直陪著我的嗎?”


她笑著,笑著哭了,哭得安惠真亂了手腳。


想站起身,腳步卻是控制不住的踉蹌,一手慌亂的按在地上,弄斷了無名指的美甲。

她才發現,木質地板上滿滿的空酒罐,還有瓶沒開過橫躺在地上的倖存者。


她仰頭看向也站不太穩的輝人,

她變得好美,

變得好冷,

變得好陌生。


“慧真啊,”

她又喚了次自己的名。

“我好累了。”


安惠真這時才看清,丁輝人身後的,是通往樓下客廳的樓梯。


連滾帶爬衝上前的安惠真仍然沒能阻止丁輝人的墜落,但也因為安惠真扯住輝人袖口的那一下,讓丁輝人落下的軌跡偏了位,沒有直接腦殼碰地丟了命。

趴在樓梯口,再也沒有站起來的力氣,眼神迷濛的看著視線中扶著已經摔傷的腿放聲大哭的她,還有另外兩個衝入視線的陌生人影。


————————

蹦騰的從床榻上驚醒,安惠真只感受到自己的一身惡汗。

「昂———安惠真妳好討厭⋯⋯」

原本靠著安惠真睡的輝人也被驚醒,跟著坐了起來,小手揉著睜不開的眼,模樣可愛。


安惠真沒說話,只是伸出雙手摟著她,太過安靜的夜晚讓急促的心跳聲顯得特別喧囂。

「怎麼了?做惡夢了嗎?」

感覺到自己的好友抖得厲害,輝人也清醒過來,輕拍著對方的背安撫看上去嚇得不輕的她。


安惠真搖搖頭,頓了下又輕輕的點頭,良久才擠出一句話。

「輝人啊......就算當偶像會很辛苦,可能...可能也會很受傷、很累很累...這樣你也還是想要嗎?」

輝人稍微退開了點好看清安惠真的臉,窗外照進的月光打在兩人的側身,像是在發光。


「不管怎麼樣,我都有你啊。」

輝人笑的靦腆,不安的手搓著衣角,「不過,如果惠真真的不喜歡,我也不會...」


「我會陪著妳的,不管怎麼樣。」


被安惠真握住的手,小小軟軟的,像對方單純的心一般,讓人想要好好呵護。

「一定會的。」看著丁輝人的雙眼,安惠真又強調了一次,鄭重得像是在起誓一般。


一定要好好抓住你,

盡我所能,不讓妳受到傷害。







這次的文剛好在寫的時候遇上了輝人摔傷的時間,再加上這幾天媽木不知道又被鬧了什麼,

所以用這個方式書寫了。

話說竹馬我好像很常用夢境串接偽現實來著(?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5 20: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有你在就可以」羨慕竹馬的深厚十年感情
每次看竹馬都會心裡暖暖的

點評

竹馬超棒,看到他們感情這麼好真的都會不自覺露出媽媽微笑 覺得就算有什麼不開心也都被治癒了  發表於 2019-2-14 20:40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9 19: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兩個陌生的人影,嘿嘿是日月吧!看到這章只能希望媽木們好好保重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不要再受傷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4 20:42 | 顯示全部樓層
vip001030 發表於 2019-1-9 19:17
兩個陌生的人影,嘿嘿是日月吧!看到這章只能希望媽木們好好保重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不要再受傷了。 ...

嘿嘿嘿嘿猜對了歐是日月w
那時也不知道為什麼知道了輝人受傷的訊息後
腦中就有了這一篇的構成,
希望他們一切都好好的,看到最近的直播他們都玩得很好的樣子真的也感到很開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 MooMoo's Recipe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